重磅:毛阿敏老公10亿美元不见了

2017年03月21日 01:01 凯迪社区

两年前投资的人民币58亿元(当时合9.4亿美元),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背后到底是重磅骗局还是惊天“失误”,抑或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隐情?领导着诸多资管圈大佬的神秘复旦女到底又是何方神圣?

参观跑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工厂、观看温布尔登女子网球决赛——2015年夏天,当中国亿万富豪、中植系幕后大佬解直锟在欧洲快乐旅行的时候,绝对没想到后面的烦恼会来得那么快那么陡。

解直锟,经营木材起家,曾经叱咤风云。目前是万亿金融帝国的掌门人,中植系有一万多名员工,主营六大业务板块包括信托、财富管理、金融投资、矿业、新金融及并购等。

著名歌手毛阿敏是他的夫人,他也是前年离职的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解植春的胞弟。

越有钱越低调。谢直锟的低调也是一种腔调。

当钱“不见了”的时候,从不接受采访的谢直锟也不再沉默。

1、钱不见了

今年2月,解直锟一纸诉状将去年曾陪同一起欧洲考察的XIOGROUP高管们告上了法庭——指控这家公司的高管通过欺诈行为获得“秘密利润”。

XIO 2014年成立于香港,从事私募的时间并不长,但去年因为以11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加州的汽车研究机构J.D.Power而引发业界广泛关注。

J.D.Power是全球最专业最权威的市场研究咨询机构之一,开发并维护着世界上现存最大、最全面的用户满意度数据库,在全球和中国市场汽车、金融行业的调查和研究实力首屈一指。

事情要从2014年说起。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解直锟在2014年出资人民币58亿元(当时合9.4亿美元)帮助设立XIO以及资助XIO收购两家中型企业。

据知情人透露,2015年夏天,XIO甚至动用私人飞机陪同解直锟考察欧洲和以色列。在旅行日程上,解直锟的身份是“有限合伙人”。

而之所以参观跑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工厂,据说也是因为解直锟和XIO可能要参与投资。

阿斯顿马丁跑车是大名鼎鼎的英国间谍007詹姆斯•邦德的座驾。

然而好景不长,解直锟发现自己的“巨额”投资最终投资了什么,自己一无所知。

XIO不回他的电话,也不给相关信息和文档。

于是,解直锟的一位代表连续两次给XIO发了信函,要求了解资金去向。

在今年2月提交给开曼群岛法庭的文档中,解直锟指控XIO高管串谋诈骗他的钱财,这场纠纷牵扯的主要公司都在开曼群岛注册。

双方撕破脸皮最终走上法庭,显然是在XIO否认拿了谢直锟的钱后。

XIO否认解直锟的说法,并表示他们根本没拿解直锟的钱。

至于当被问到与解直锟有关的实体是否投资过XIO时,XIO发言人没有答复。

两年前投资的人民币58亿元,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背后到底是重磅骗局还是惊天“失误”,抑或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隐情?

2、神秘的XIO GROUP

在媒体的报道中,对这家私募特别提到的是它是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有深厚中资背景的私募投资公司”。

董事长是一位中国女性,叫Athene Li,关于她的公开资料比较少。

XIO GROUP首席执行长JosephPacini,曾是贝莱德亚太地区另类投资部的负责人,其在贝莱德期间管理超过240亿美元的资产。

Carsten Geyer,目前为XIOGroup欧洲地区业务的负责人。曾是总部位于欧洲的大型私募基金公司,累计融资220亿欧元的PermiraAdvisers的主管之一。

可以看出,XIO Group的合伙人和管理层,个个都是大资管精英。

据信托圈调查,Athene Li中文名字叫李响。

曾就读于复旦大学、悉尼大学和康奈尔大学。她获得了金融学双硕士学位。

在2010年(第十二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上,李响作为嘉宾有过演讲。通过该论坛的资料查询显示,此时李响的身份为天泉投资执行董事,她的英文名正是AtheneLi。

头像与上述英文资料透露的简历信息,与XIO GROUP官网关于Athene Li的简介相吻合。

李响曾在贝尔斯登亚洲企业财务团队工作。贝尔斯登前,在亚洲美林投资银行工作。她专门从事IPO和并购交易,经手案例包括东风汽车香港上市、同济堂纽交所IPO等。

根据《欧多瑞汽车情报》通过对英国方面信息的查询可以获知,XIO还有着更为神秘的一面。

XIO集团在英国注册的是一家名为XIO (UK)LLP的有限合伙人公司,并不是一个注册的实体。2014年,其注册总资本为6万英镑。它有两个股东,一个在香港注册,一个在开曼群岛注册。

值得关注的是,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的股本只有1港元。

同时,信托圈调查发现,XIO2014年7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为“力作”的投资管理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人为李响。李响占股95%,另有一名自然人股东为刘丽艳。

李响、刘丽艳为股东的公司还包括上海力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成立时间同前。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力时投资也是上海力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企业法人。

解直锟的钱到底去哪里了?

此番被解直锟告诉法庭的,除了复旦大学毕业生李响,还包括XIO GROUP首席执行长Joseph Pacini。

3、出差常吃快餐的谢老板

据网上一些零星的资料,1991年以前,解直锟曾是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印刷厂的一名工人,而当时从伊春市坐火车到哈尔滨至少需要20个小时。解直锟及其兄长解植春,是从五营走出去的为数不多的名人。

解直锟第一次走进人们的视野,是因为他的夫人——歌星毛阿敏。

2012年,知名博客长春国贸爆料毛阿敏丈夫名为解直锟,为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集团产业覆盖金融、投资、矿业能源,身家不菲。据长春国贸称,毛与其是在2002年一次工商界举行的酒会上经介绍相识,毛阿敏当时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二人秘密交往一年后结婚。而对于毛阿敏此后育有一双儿女之事,因为“爸爸已取得美国国籍,所以不算超生”。此后媒体也曾目击毛阿敏在机场大方地携自己一对金童玉女出没,但未曾见到其丈夫。

面对外界沸沸扬扬的议论,毛阿敏从未出面透露老公身份,据说她在公开场合奉行“可以谈孩子,不能谈丈夫”的原则,甚至曾表示“一辈子也不会把老公身份公开”。

谢直琨深居幕后,连集团中都没有相应的品牌宣传部门。

最“高调”的一次,是在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解直锟家族以35亿元财富位列财富榜第308位。

尽管中植系在资本市场的种种举动表现上和谢直琨并无直接关系,但是谁都不能忽视这位“灵魂人物”的想法和作用。

“中融很多与地方政府合作的大项目都是解直锟亲自出马谈成的。”曾经跟着解直锟一起出过差的杨帆表示。如当年湖南省一个超过50亿元的信托项目,就是解直锟亲自找当地领导谈完的。

在中融员工眼里,解直锟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虽然身价过亿,但是出差时,经常吃快餐。

“中植系其实很简单,就是以中融信托为内核,作为募集资金的渠道,然后通过定增等方式和上市公司搭上线,结成利益共同体,然后跟上市公司合作搞一个项目,成立一家公司,可能是上市公司占大股,也有可能是中植集团占大股,但真正出钱比较少。经营团队是中植派,派了人以后和上市公司谈好,保证每年八千万或者九千万的利润,并按照5%或者10%增长。”中植系内部一名人士曾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中植系的资本运作平台数不胜数;然而,多家PE与产业基金大多从以下重要资本平台衍生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出席并发表演讲。

潘功胜直言,有很多企业,在中国的负债率已经很高了,再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有一些则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