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儒学先驱 他为美国研究亚洲奠基

2017年07月17日 01:01 互联网

近日去世的国际汉学权威狄培理研究儒学多年,曾主持东方经典翻译计画,为美国的亚洲研究奠定良好基础,毕生致力史学研究,搭起儒家与当代世界的桥梁。

狄培理(William Theodore de Bary)的汉学研究,是西方学子认识儒学的窗口,他参与编撰的教材,至今仍是欧美高校生认识儒家文化所必读,他还曾主持哥伦比亚大学东方经典翻译计画,翻译逾150本典籍,为美国的亚洲研究奠定良好的基础。作学问相当严谨的狄培理,儒学研究始自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他的博士论文经过长达40年的增修,才正式出版,可见他作学问的态度。他也常广邀学者交换意见,切磋有关新儒家的见解,引领东、西方学术的焦点和潮流。

虽然1970年代因"届龄"退休,但他从未真正退休,热爱教学的他持续授课,同时指导学生硕博士论文,继续将其对亚洲文化、汉史学的爱传递给下一世代。他关注中国传统思想中的自由、民主观念,对儒学有阐扬之功,也不乏诚恳的批评。

狄培理认为,儒学传统并未将自由等概念转化为法律制度,保护基本的公民权益,儒家君子不像西方的先知,没有上帝赋予的感召力,儒学也未具备西方教会般的权力。除此之外,最关键的还是"君子"与人民脱节,社会影响有限。

生前获奖无数的狄培理,2014年曾获得美国国家人文奖章(National Humanities Medal),在白宫接受美国总统接见,表彰其对人文学术研究的杰出贡献,去年再荣获第二届唐奖"汉学奖"殊荣。

唐奖基金会去年公布"唐奖"汉学奖得主时,仍沿用过去华文圈使用的"狄百瑞"译名,但后来狄培理透过友人向唐奖基金会表达,希望借此机会在华人社会将"狄百瑞"正名为"狄培理"。

中央大学中文系主任杨自平也表示,还好去年唐奖基金会在狄培理教授生前帮他正名,弥补了狄培理教授的遗憾。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