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为何还要留着那个坏男孩CEO?

2017年04月21日 13:01 海外视角

优步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被认为是这种精神堕落的源头。旁观者质问道:优步为什么还要留着他?

在过去的三个月内,优步受到一连串似乎无休止的丑闻重创:故意破坏纽约肯尼迪机场外的出租车司机罢工;因加入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遭炮轰;损失了20万名用户;前员工控诉曾在优步遭遇性骚扰与性别歧视;不堪一击的人力资源部门;被指控涉嫌窃取商业机密;钻法律空子;无人驾驶努力停滞不前;最后,是一个牵扯到优步数位高管的香艳故事:优步曾组织高管去韩国旅游,结果他们却在KTV里叫三陪陪酒唱歌,甚至带人开房。接连不断的负面新闻,将优步描绘成了一个“不顾员工健康,为获胜不惜一切代价的地方”。

优步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被认为是这种精神堕落的源头。旁观者质问道:优步为什么还要留着他?

伴随着一些权威人士要求他辞职,这个问题继续受人关注。上述丑闻中的任何一条,或者任何两条,都本可以让一家企业的CEO被炒鱿鱼。即便是在硅谷,对企业创始人的个人崇拜盛行的地方,过去两年内仍有一些创始人因触犯了监管进程或创造了有害的工作环境被踢出局。

尤其是在去年,数位知名度很高的高管离职。比如说,因无照销售保险,ZenefitCEO兼联合创始人帕克?康拉德引咎辞职;在他营造了困难的企业文化的不满声中,联合创始人托尼?法戴尔离开了雀巢。在硅谷之外,身为福克斯新闻创始人之一的罗杰?艾尔斯因被曝多起性骚扰丑闻选择辞职;在虚假账户丑闻中,富国银行CEO约翰?斯坦普夫被迫辞职。

相比之下,卡兰尼克至今却仍坐在优步CEO的宝座上。虽然这不满足我们对公众判决的渴望,但是对于优步而言,让卡兰尼克留在自己的职位上可能对该公司更好。

炒CEO的鱿鱼是赔本买卖

《哈佛商业评论》2002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解雇CEO并用新人(尤其是一位圈外人士)代替他们,不会给企业带来可预见的好处。这篇文章的研究对象是1997年和1998年的世界五百强企业。研究发现,那些炒了CEO鱿鱼的企业,在短期内会盈利可能会小幅度增加,但是在此两年后会遭受股票回报损失。炒CEO鱿鱼的企业,与CEO因自然原因——比如说生病或退休——卸任的企业之间的业绩表现差距,更为明显。相比之下,CEO被迫辞职的企业,在营业收益、资产和股票回报方面的表现都会更差一些。作者指出,“我没有发现有哪项指标显示CEO被免职能够企业的业绩表现带来正面影响。”

美国知名薪酬调查机构Equilar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退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CEO的人数一直在缓慢且谨慎地上行。2012年,共有48位CEO离职;2013年,这项数据增加至51人;2016年增至59人。我们尚无法知道近些年这些CEO的离开对于每一家企业的未来意味着什么,但是其他机构CEO的下台或许会提供一些信息。

最显眼的一个例子就是雅虎。目前,这家企业仍处在被Verizon斥资50亿美元收购的进程中。自创建以来,雅虎先后共有6位CEO——所有这些CEO都是被罢免的。没有人能重塑雅虎昔日的辉煌。在过去二十年中的多数时间内,雅虎的股价一直在跌跌涨涨,从每股不足10美元到仅高于40美元——不足1999年股价的一半。毫无疑问,每一位CEO都有自己的错误。

但是,也有可能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复活这个互联网巨头的生意。不仅转向周期需要时间,而且谁都掌控不了的市场力量也有责任。虽然六年似乎是一段足够带来改变的时间,但是从传统意义上来讲CEO的角色需要更长时间来扮演。根据《纽约客》发布的一项关于现今CEO们为何更有可能被炒鱿鱼的报告,1984年,超过三分之一CEO的任职时间超过十年。报告的作者詹姆士?索罗维基指出,基金的投资人(比如说雅虎的丹?勒布和卡尔?伊坎)要承担部分责任。受他们自己所肩负的寻求丰厚回报率使命的驱动,这些董事会成员可能会伤害长期增长。

卡兰尼克的促增长才能

和雅虎不一样,优步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出自该公司的精神层面,而非创造应收的能力上。尽管抱怨声不断——男性占主导地位的企业文化、薄弱的人力资源部门,以及对监管机构的蔑视——卡兰尼克一直在让优步前进和增长。

优步的司机和乘客越来越多。3月份,在与记者召开的电话会议上,优步北美业务负责人雷切尔?霍尔特坚称,该公司比以前更好了。“在美国,今年前十周内,我们的增长要比去年同期更快。在那些不太成熟的地区,比如说拉美地区,2月份的行程同比增长600%,”她说。

“领导层的变更,对于企业的增长路径和市场扩张来说可能是明显有害的,”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教授、《共享经济》一书的作者阿伦?桑德拉拉贾说。他补充说,“董事会脑子里想的可能是,卡兰尼克为优步带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速度,巨额融资以及在全球很多国家内的市场领导地位。”

卡兰尼克对轻快扩张的侧重,已经成功地让优步从一家无经验的硅谷初创公司成长为一家市值高达700亿美元的全球企业。在不足七年的时间内,优步由一家只有数名员工、仅在旧金山活动的小公司,壮大成为一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12000名员工(其中不包括旗下人数多达150万的司机网络)、在70多个国家和450个城市提供乘车和投递服务的大企业。即便是在面临来自世界各国的监管挑战的情况下,优步仍拥有强劲的增长动力。要知道,在纽瓦克、新泽西和柏林等不同的地方,优步被数次禁止运营。

然后,说说优步的董事会:卡兰尼克的CEO地位已经根深蒂固。根据Backchannel的报道,优步董事会不能炒卡兰尼克的鱿鱼,部分归因于他握着有超级表决权的股票。优步董事会中其他拥有超级表决权股票的成员包括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卡普、全球业务高级副总裁赖安?格拉维斯,以及另外两位投资人。还有四个拥有超级表决权股票的董事会位置目前是空缺状态。如果卡兰尼克遭到反对,那么他可以让自己的支持者来填补这四个空位。让CEO拥有如此大的权力,通常对企业没什么好处。原因在于,这种大权会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利益而非企业的利益行事。

对于卡兰尼克来说,这种权力把他自己的名字和优步紧紧地栓在一起,让他在优步身处最波浪汹涌的水域时——比如说由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独立出来的Waymo自动驾驶汽车公司将优步及其旗下卡车自动驾驶公司Otto告上法庭,称优步及其子公司盗窃其传感器技术——仍充当船长的角色。这可能也是好事。如果诉讼案件表明优步的业务可能真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那么真会有一位新CEO能挽救这艘正在燃烧的大船吗?

拿这位“坏男孩”CEO怎么办?

就卡兰尼克来说,最令人不安的是,他有效且无情的商业战术已经创造了一家价值观与任何一家科技媒体或硅谷企业的道德观念不一致的企业。它让我想起了另外一家结构复杂的企业,这家企业以像蘑菇云一样吞噬市场份额闻名。它就是亚马逊。

这个“一网打尽”的电商巨头轻而易举地在一篇篇关于该公司办公室内极差的工作文化,以及对厂库工人和承包商关心不够的报道中幸存下来。优步也没有忽视负面报道。事实上,该公司已经道歉,而且承诺会做得更好。据悉,优步正在招聘一位联合合作者,帮助领导这些努力。虽然这些都是积极、正面的举动,但是将优步突出的业务实践和可怕的文化拆分,或许是一件更困难的事情。但是,卡兰尼克没有必要成功完成此事,他仅仅是必须装出这样做的样子。

正如一个同事近来提醒我的那样,企业不必是有道德的,他们只需有自己的底线。通常,政府的工作是进行干预,阻止精力充沛的战术催生出的那些滥用。但是,在一个经常以创新名义避开监管的行业内,该拿那些坏男孩CEO怎么办呢?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