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腹出局 川普才明白夺权不是想夺就能夺

2017年02月17日 02:02 互联网

1月20日时,特朗普在就职典礼演说上称:“我们要将权力从华府权贵的手中归还给人民。”

然而,还不到1个月,特朗普的心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便宣布辞职,一时间众说纷纭……

当地时间14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记者会上表示,总统特朗普已经失去了对弗林的信任,并要求他辞职……不过事情可不单单这么简单,通过观察者网对相关信息的整理,我们以弗林辞职事件为原点,拼凑出了一幅美国政治斗争的大图像。

官方的态度是保护弗林……

右翼媒体认为这是腐朽官僚集团和自由派团结一致攻击现政权……

而一直在针对特朗普的立场上保持分裂的共和党则意见不一……

本文不收录民主党议员的态度,因为大家都知道民主党议员会是什么态度……

在整场事件的内核中,美国情报机构显示了极大的影响力。这也让人们担忧美国情报机构是否正在接着这个自由派反政府的顺风车,扩大其政治影响力和决策干预力。有意见人士认为,美国正在向一个警察国家转变……

官方:不是违法,只是失信

弗林辞职后,白宫官方的回应是弗林失去了总统的信任,被特朗普要求辞职(视频开始到1分10秒)。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说:

我们对弗林将军最近几周的行动已经有所考察,希望他可以给我们一个真相。此事不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信任问题。

总统和弗林将军之间的信任已经到了我们认为必须要做出改变的时候。总统相信弗林误导了副总统和其他人。总统也很担心他在国家安全顾问的位置上,如何处理诸如中国、朝鲜和中东方面的国安事务。总统对于处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必须要有绝对的信任。

这一系列事件和担忧,导致总统要求弗林辞职。

特朗普:是个好人,未得到公正对待

在特朗普与访问美国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联合记者会时,特朗普说道:

我认为弗林是个很棒的人,他被不公正得对待,被那些我称之为“假新闻”的机构。这很悲哀,一直有人给报纸泄密,甚至是国家安全层面的机密。这是犯罪行为,这已经进行了很久了。有些人一直想为希拉里领导的民主党溃败进行报复。

共和党基本派: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体系失效

虽然特朗普在2016大选中带领共和党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共和党不单单取得了行政权,还将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拿下。

但是,共和党国会对于共和党政府并不是全心全意得支持……

美国共和党态度已经成分裂之势……共和党基本派和改革派态度截然不同。

有名的反特朗普派共和党人,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在弗林辞职后就对媒体说:

我认为我们和俄罗斯的关系,我们和俄罗斯的接触都存在问题。在我们采取其他行动前,我们有很多问题,我们需要答案。我认为我们的国家安全体系在特朗普政府带领下已经失效,我们不知道谁在负责。整个大环境都失灵了。

泄密是会发生的,以前也发生。只是这届政府内泄密实在太严重了。很不幸,泄密是华盛顿的一部分。我希望泄密不要发生,泄密会影响执政。

奥巴马盟友:一直在抨击弗林,试图拯救奥巴马的伊朗协议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14日报道,据消息人士透露,奥巴马的前顾问罗德斯是一名支持奥巴马伊朗协定的人士,他创建了一个行动小组,设定了一系列暗伤弗林的计划。因为弗林一直反对伊朗协定。

消息人士说:

在就职日前,这个行动组就已经制定好了破坏弗林名誉的行动计划。他们计划通过创造麻烦,和让内部人士向外界爆料的方式来摧毁弗林。

所以弗林辞职后,要庆祝的人就是罗德斯,还有那些支持伊朗协议的人。他们知道特朗普政府外交上的要紧任务就是废除伊朗协定。他们都知道他们和伊朗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现在他们在弗林破坏协议前就把他搞掉了。

罗德斯和奥巴马在空军一号上

福克斯:这是官僚集团的反扑

福克斯新闻是美国传统的右派媒体,而且曾被特朗普成为唯一可信的媒体。14日,福克斯主持人汉尼迪(Sean

Hannity)对此次事件的观点是,官僚机构团结一致在挖特朗普的墙角。

汉尼迪说道:

我们知道,弗林做错了,他在和俄罗斯大使通话的问题上误导了总统和副总统。他辞职了,这点做对了。但是这背后还在酝酿更深更黑暗的阴谋。那就是左派计划摧毁特朗普还有所有与他相关的人。

他们愿意做任何事情阻止特朗普总统“抽干沼泽”(注:Drain the

Swamp,特朗普竞选口号,意为打扫腐朽官僚主义),改变现状的目标。这意味着亲媒体官僚,自由派官僚,和受惠于说客的官僚,这片首都的沼泽正在团结奋起,试图击溃总统和他的整个执政团队。

所以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攻击他周围的人,不管是顾问也好,亲人也好,连他10岁的儿子都不放过。他们要把每一个人都拿下。就像阿林斯基(注:Saul

Alinsky,美国现代社会活动之父)说过的那样:锁定目标,让他禁声,将其脸谱化,将其极端化。所以弗林仅仅是整个大计划中的一个小牺牲。

CNN,一次有趣的媒体炒作教案

CNN从总统竞选期间就一直持反特朗普的立场,而在此事上,一次采访显得尤其有趣。

在弗林辞职之后,CNN主持人科莫(Chris Cuomo)采访了共和党众议员柯林斯(Chris

Collins)。柯林斯一直没有对特朗普采取过对立的立场,而且他还多次赞扬特朗普的决策。

不过,值得人们注意的是这一次采访中的一些有趣的细节。

科莫:众议员,共和党在弗林辞职后很安静,怎么回事

柯林斯:可能因为大家忙着过情人节吧……

弗林走了我很遗憾,我很敬重他,他对总统很忠诚……现在是时候向前看了,找个人代替他,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忙……弗林将军做了他认为正确的事情,现在应该向前看。

科莫:议员先生,我们绝对不可能向前看,至少在白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前……你认为弗林将军是误导了还是骗了白宫?

柯林斯:我不知道内幕……他做了他认为对国家最好的事情……他决定向前看了。我不想评价他。

注意,此时,科莫开始将话题从弗林向外延伸,他问道:你认为这件事只是关于弗林吗?从他开始,到他结束?

柯林斯回答:绝对的,我相信这件事情从弗林开始,到弗林结束。

显然这个答案不能够让科莫满意,他再次将自己的议程抛出,并且直接在提问中“帮助”柯林斯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

我们已经知道了,司法部和情报系统领导已经告知白宫顾问,弗林和俄罗斯人在数周以前就讨论了关于制裁的事情。白宫很清楚,这事不可能从弗林开始,到弗林结束。因为我们知道白宫顾问已经知道这事儿,他们数周以来什么也没做。你怎么解释?

柯林斯:我不认为即将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讨论这个有什么问题,虽然上任前代表国家讨论这些不合规矩。再一次,我不知道内幕,不过我不认为即将上任的人和俄罗斯大使通话是违法行为。

再一次,科莫使用问题来回答自己的问题,他说道:

不违法吗?每个行为都违法。我们有法律规定老百姓不能代表国家谈外交,虽然法律没有被执行过,但是法律白纸黑字很清楚。所以如果有什么事情是违法的,这件事肯定是违法的。虽然目前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然后,科莫再次抛出议程来试图扩大化这个事件。他说:

弗林称这全是他自己干的,但是我们知道白宫早就知道他做了什么。现在他说是他误导了白宫,他暗示他骗了副总统。所以议员先生,你真的相信没有人知道弗林做了什么吗?哪怕事实已经证明,白宫早就知道他做了些什么。这压根就不可能说没人知道弗林做了什么。

当然,作为浸淫在华盛顿这个染缸里的柯林斯显然已经听出科莫暗示的意思,他干脆说:

我不认为有人知道弗林做了什么,我也不认为有人指使弗林去和俄罗斯大使沟通。我认为这是弗林自己的决定。我不知道那些窃听通话的人暗示了些什么,我相信弗林……

科莫再次抛出话题,他直接指出,司法部和情报机关领导已经知道他们的谈话,也已经知道他们谈到了制裁。同时,俄罗斯总统出人意料地不按常理出牌。美国(奥巴马)驱逐了几名间谍,关闭了一些安全点。俄罗斯一般都会反击,但是这一次普京没有反击。你不好奇吗?

柯林斯:我很忙……我一直向前看……

此时科莫直接打断了柯林斯,嚷道:拜托,拜托,议员先生,现在是情人节,诚实点吧!你不能只说你想要向前看。如果这是希拉里当上了总统,而你得知她的顾问几周前就知道了这件事儿,她的左膀右臂都知道了这个人在和俄罗斯讨论解除制裁。你还会想着向前看吗?大家怎么会认为你是公正的呢?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总统 vs 情报系统?

就在弗林辞职之际,《纽约时报》趁热打铁,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在弗林执掌国家安全委员会和“通敌”问题曝光时,一直在监听其通话。《纽约时报》认为俄罗斯人掌握了与弗林通话的内容,如果日后需要弗林为其做事而遭拒绝,便可以通话内容相要挟。

而白宫方面也开始发起反击。当地时间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个人推特上发表推文,剑指情报界,甚至直接点名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称这两个机构总有人非法泄露情报。

同日,阿肯色州前州长哈克比(Mike

Huckabee)也在推特上抨击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称他们窃听政府官员电话,并且以此要挟政府官员。这会使美国变成一个警察国家。

同时,维基解密也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参与到了这场混战中。其推特账户发布了一项投票,称谁会取得控制白宫(美国行政权)的最后胜利。其中四个选项中,两个是情报机关,一个是军事部门,还有一个则是美国国师班农。

媒体也对情报机关插手政治的行为表示了巨大的关注。福克斯新闻就此事采访了彭博社评论员和纽约邮报专栏作者。

彭博社评论员莱克(Eli Lake)评论道:

弗林不单单是美国公民,还是美国政府官员。以前那些香蕉共和国的警察会去监视领袖不喜欢的人物。我们将这种极端的权力交给FBI和NSA,让他们去打击罪犯。但是他们不应该干预我们的政治,但是他们现在就正在干预我们的政治。

Circa新闻社的资深国家安全记者卡特(Sara Carter)就说:

现在不单单是他们监听了弗林,他们还让俄罗斯人知道了电话不安全,他们会把以前的安全措施升级。我在NSA里头的消息源告诉我俄罗斯人已经在这么干了。

有9个人向外界泄密,其他人直接在阅读电话内容。这是严重违法行为,需要调查。俄罗斯,伊朗还有叙利亚现在都要换电话线了。

更有趣的是,不单单是《华盛顿自由灯塔》得到消息称奥巴马的支持者在中伤特朗普团队,纽约邮报专栏作者称,奥巴马本人也在参与反特朗普的行动。

纽约邮报专栏作者斯派利(Paul Sperry)说道:

有一些反对特朗普的游行是自发的,但是还有很多是由奥巴马和他的组织者们组织的。他们不是公益性质的。事实上,很多泄密就是通过奥巴马创办的社会团体Organizing

for Action实现的。

这个组织很有钱,他们通过网络训练社会活动者来攻击特朗普的政策,保护奥巴马的政策。

当地时间15日,特朗普提名的劳工部长人选安德鲁·帕兹德(Andrew

Puzder),基于个人问题的争议及共和党内部传出不支持他的声浪,正式宣布放弃提名。

所以问题来了,特朗普,这样的华盛顿,你还能顺利“夺权”吗?请读者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